泡饭

编辑:各种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4 03:08:27
编辑 锁定
泡饭,江南一带(尤其是上海)的一种常见的食物,多用来当早饭。
与粥不同,非但全无粥的那种黏糊和缠绵,反而条理清晰。
如今,在各地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不同的泡饭,做法也千差万别。
中文名
泡饭
英文名
soak cooked rice in soup or water
主要食材
米饭
分    类
快餐,家常菜
口    味
温暖味醇

泡饭词语概念

编辑

泡饭基本解释

(1) [soak cooked rice in soup or water]
(2) 加水重新煮的或用开水、汤泡成的稀米饭。
(3) 把汤或水加在米饭里。[1] 

泡饭引证解释

指加水重煮的或用开水泡成的比较稀的米饭。
宋·吴自牧 《梦粱录·诸州府得解士人赴省闱》:“其士人在贡院中,自有巡廊军卒,賫砚水、点心、泡饭、茶酒、菜肉之属货卖。”
《官场现形记》第十七回:“说话间, 魏竹冈已喫了三碗泡饭, 单太爷 一碗未完。”
《上海文学》1983年第2期:“我无法想象她会像我的妻一样大清早睡眼惺忪地去菜场,回来蓬着头发又是忙着生炉子又忙着刷马桶,然后捧着一碗泡饭就着天天一样的乳腐酱菜。”[1] 

泡饭做法

编辑

泡饭酱汤排骨泡饭

原料:
营养泡饭
营养泡饭 (20张)
牛排骨和肉600g、萝卜200g、水20杯、蕨菜100g、桔梗100g、黄豆芽100g、牛肉150g、热饭5杯。
肉佐料:酱油1.5大勺、葱1大勺、蒜1/2大勺、芝麻1大勺、香油1/2大勺、胡椒面1/2大勺、清酱5大勺。
制作:
1、把牛排和肉用凉水洗净,与萝卜一起放在水里煮烂。
2、把煮烂糊的肉捞出来切厚,并与切好的萝卜一起用葱、蒜、酱油调味,再放在汤里炖。
3、把蕨菜、桔梗洗净加佐料炒出来。
4、然后黄豆芽煮出来,加佐料拌好。
5、把牛肉切好加佐料烤成圆形,再切成四角形。
6、把米饭盛在沙锅里,放上酱汤,然后把肉与拌菜放匀。
7、吃的时候,根据自己的爱好可以加葱、芝麻、辣椒面等。

泡饭鸡丝菜泡饭

原料:鸡胸肉 200g、小青菜 100g、胡萝卜 50g、隔夜饭250g佐料:油盐适量。
制作:
1.准备材料、将鸡胸肉七八分熟,然后将鸡胸肉撕成鸡丝,将小青菜切碎,胡萝卜切成丁
2.准备材料完成后,将隔夜饭放入锅中,加水,待烧开后,将沫撇去,将鸡丝倒入锅中,搅拌均匀后将胡萝卜丁和青菜末倒入锅中,搅拌均匀后,加一勺盐。
3.滴几滴油,等烧开后,熬一会儿就可以了[2] 

泡饭日本茶泡饭

编辑
日本人也吃泡饭,不过他们之所泡,是茶泡饭,又叫御茶渍。白米饭一碗,或撒上些鱼粉、白芝麻、海苔丝、盐,或摆一粒梅子、蛋黄、绿茶粉、芝麻、鱼片、菊花等等,最后淋上适量的煎茶……那种滋味,用小资作家的腔调来说,是“温暖和煦之中有一点飘渺的甘甜,有一点隐约的苦涩”。这不是饭,泡的是小津安二郎的电影。

泡饭韩式泡饭

编辑

泡饭简介

汉城有名的酱汤泡饭历史悠久。相传宪宗(1834~1849)国王也曾吃过。酱汤泡
韩国泡饭 韩国泡饭
饭是赶集日在市场饭店里架上一口大锅,用劈柴烧起来的火熬出来的。赶集人走几十里路后,以酱汤泡饭喝上几杯马格利酒(韩国的一种米酒),马上就可以解除疲劳。

泡饭酱汤泡的做法

酱汤泡饭是把牛肉和萝卜熬熟后取出来切成片加佐料﹐再往汤里泡饭与加佐料的肉和萝卜、蕨菜桔梗、黄豆芽一起吃的一种饭菜。
可以放牛肉或鸡肉熬汤,也可以放面条吃。为除膻味放补刻佳你(除味的一种调料)熬熟后取出。也可以放欧芹杆、芹菜、洋葱、胡萝卜熬熟后取出。蕨菜根据个人的嗜好可以不加。
桔梗含有大量的纤维质,是含有质丰富的铁和维生素B2的食物,有去痰效果。因此,中医上把它用于呼吸系统疾病的治疗。

泡饭上海人早餐

编辑
泡饭是上海人的标准早餐,同时也是上海人在外地人口中落下的话柄之一。
所谓泡
韩国泡饭 韩国泡饭
饭,就是早上起来把昨晚吃剩或故意吃剩的冷饭用开水一淘,弄一锅饭不像饭粥不像粥的东西。要是赶时间,通常也就免了加热的程序,借着开水的温度,酱菜油条过过,也是一通连捎带打。
平心而论,泡饭其实并不怎么难吃。隔夜的冷饭一旦被早晨第一壶滚烫的开水泡醒,非但全无粥的那种黏糊和缠绵,反而条理清晰。食之,虽不可谓醍醐灌顶,也有大梦初醒的感觉。此外,泡饭也堪称环保。当然,要获得这种愉快的感受,须做到心中无饭,亦不可有粥。这不是粥,也不是饭,这就是泡饭,泡的就是饭。再说了,北京人好吃米饭,广东人擅长煲粥,上海人在地理上夹在中间,弄点泡饭吃吃也是天经地义,并不过分。
除了饭不像饭,粥不像粥,泡饭之所以给人以苟且、寒
特色泡饭
特色泡饭 (20张)
酸的印象,基本上是由“隔夜饭”以及“开水泡”所造成的。换了贾宝玉吃的那种泡饭,水还是水,饭还是饭,吃到嘴里,可就是见水不是水,见山不是山了。“一碗虾丸鸡皮汤?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,一碟腌的胭脂鹅脯,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,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莹莹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……芳官便说:‘油腻腻的,谁吃这些东西?’只将汤泡饭吃了一碗,拣了两块腌鹅就不吃了。宝玉闻着,倒觉比往常之味有胜些似的,遂吃了一个卷酥,又命小燕也拨了半碗饭,泡汤一吃,十分香甜可口。”
虾丸鸡皮汤先不去说它。绿畦香稻粳米,又名“玉田碧粳米”,系清代贡品。谢墉《食味杂咏》称:“京米,近京所种统称京米,而以玉田县产者为良。粒细长,微带绿色,炊时有香。其短而大、色白不绿者,非真玉田也。”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